您的位置:

首页>不伦恋情>背叛的刺激

背叛的刺激

当李芸铃的慾火慢慢退去,身体的需求不再控制她后,失身的痛苦和被淩辱的悲伤一点一点涌上来,慢慢地佔据了她的心,她把还伏在她迷人肉体上的则伟推开,将衬衣捡起挡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失神地依偎在车门旁缩成一团,当大摇大摆坐在身旁的则伟刚把手伸过来,试图抚摸她时,芸铃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则伟见状,知道李芸铃现在肯定是因为失身而后悔,便不顾李芸铃的反对,将她搂入怀里,故作温柔地对她说:「我的美人,都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现在都已经发生了,只要我们以后小心点,没有人会知道,我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吃亏的。」

「还有以后?!我们没有以后了!!!」李芸铃神经质般的大声吼道,然后放声痛哭。

望着情绪极不稳定的李芸铃,则伟没再说什幺,只是把试图推开他的李芸铃紧紧的搂住,轻轻的像对婴儿一般拍打着她光滑如缎的背,让她伏在自己的肩头哭泣。李芸铃哭泣着发洩自己的痛苦和悲伤,自己为什幺不坚决反抗,怎幺会失身,以后怎幺面对老公,李芸铃觉得自己的头里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李芸铃的哭泣声越来越小,可能是刚才尽情的宣洩,现在她觉得自己要好些了,毕竟事实是不能改变的了,李芸铃只有面对这个很难接受的处境,她让则伟把自己放开,默默的把散在车里各处的衣物捡来穿好,考虑片刻后对正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则伟说道:「我就当做了个梦,希望你跟我一样,把它都忘了,就当没发生过,好吗?」

「芸铃,我怎幺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欢你。」则伟越来越觉得回味无穷,岂能就此放手,李芸铃靓丽性感的身体、性爱时欲拒还迎的表现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他,征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满足感让他觉得原来那些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是那幺不值一提。

「你不要说了……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这样做我对不起他。」李芸铃其实对则伟并不反感,至少则伟比席凯有本事,不像席凯,只会在他父亲的庇护下生活,才会让自己……可席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而则伟不是,一想到这里,李芸铃心里愧疚不已,自己被则伟姦淫的高潮不断,完了还拿他跟丈夫相比。

「芸铃,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则伟急不可耐的诉说自己的想法,想让李芸铃能默认他们的关係,这样他就能长期玩弄李芸铃了。

「你不要说了,我想回家,我累了。」李芸铃闭上双眼,不再理睬则伟。

则伟见李芸铃对他不理不睬,马上就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心中有些生气,「你以为你还是什幺贞洁玉女,操都遭我操了,还这幺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操个够,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有什幺骄傲的。」

则伟把车发动就向城里开去,他下定决心,今天不能让李芸铃回家,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让她毫无退路,心甘情愿的沦为自己的玩物。
车进入市区后,李芸铃发现并不是向她家的方向,马上对则伟近乎喝斥的问道:「我要回家,你想干什幺?」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幺回家,我带你到酒店去洗个澡,你收拾一下再回家,不要让你的邻居们发现什幺。」则伟早就想好了理由,马上就故做体贴的说。则伟想只要到了酒店,就由不得李芸铃了,今天不让李芸铃乖乖臣服于他的跨下,他就决不收手。

「这……好吧!」李芸铃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觉得则伟还是关心体贴她的,李芸铃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区,现在回去,难免会碰上别的人,要是让邻居或同事们看见自己满脸的泪痕和零乱的头髮、衣物,那就难免让人……

车又开到海峰大酒店,这个酒店是海峰市唯一的四星级酒店,是则伟和两个朋友合伙开的。这家酒店的十二楼,在总经理办公室旁边的1527号房间里安装有九台针孔摄像机。1527房间并不对外营业,主要是用来拍摄则伟邀请来的官员在里面寻欢作乐时的证据,便于以后如果他们不买面子时,则伟好用来要挟和控製他们。

1527房间的秘密除了则伟和他的铁哥们--海峰大酒店总经理方云知道外,就没别人知道了,因为连安装都是他俩干的。

则伟知道方云今天在外地还没回来,总经理办公室就没其他人有钥匙了,也就是说不会有人会看到将要发生的一切。则伟决定当一次主角,如果他跟李芸铃梅开二度后,李芸铃还是不听自己的话,他也只有用录像带来要挟她了。

则伟把李芸铃带到1527房间门前,把钥匙取下来交给她,骗她说这是市政府长期包的房间,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办公室刘主任才有钥匙,现在刘主任是肯定不会来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把房门反锁上,他就不进去了,他去给李芸铃买事后避孕药。

李芸铃感激的看了看则伟,默默的打开门就进去了,等李芸铃关上房门,则伟在听见反锁房门的声音后,就赶紧到隔壁总经理办公室去了。

则伟进到里间,把监控器打开,九个屏幕马上显示出图像,其中有六个是不同方向房间内的图像,另三个是浴室内的图像,则伟看见李芸铃把门、窗户、浴室、柜子,甚至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后,便把钥匙放在自己的小包里,坐在床沿把衣物脱去,披上睡衣就走进了浴室。

李芸铃一次又一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体,似乎能把今天发生的一切洗去。李芸铃现在是越来越迷惘,一方面觉得对不起老公,而另一方面觉得则伟是一个对自己体贴入微和很有势力的男人,跟他在一起自己有安全感,不像席凯那样窝囊,反正自己跟则伟已经有了性关係了,如果自己今后跟他保持情人关係,那自己以后的生活……

李芸铃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不能再跟则伟来往了,哪怕席凯再没出息,他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公,自己应该尽到身为人妻的责任。

李芸铃一边洗一边想,洗着洗着,慢慢的觉得自己刚刚熄灭的慾火慢慢的又升起来了,在席凯离开的时间里,李芸铃有时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家里也手淫过,于是李芸铃的双手不自觉的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最后禁不起坐在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来,发出了一声声难以抑製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幺了,怎幺会这样,难道自己真像则伟说的那样是淫妇。」一想到这里,李芸铃便想起刚才跟则伟的销魂感受,身体的需求变得更加强烈和无法控製,心里想的除了性爱还是性爱,现在任何一个男人出现,李芸铃可能都会同意甚至会要求跟他性交,疯狂的性交。

则伟得意洋洋的看着屏幕上李芸铃的表演,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1527房间里的香皂和沐浴露看上去跟一般的没什幺分别,其实,是从国外买回来的,都含有大量的催情剂在里面,好让那些官员和妓女疯狂性爱。李芸铃平时循规蹈矩,哪里知道这些,所以她一直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叮咚……叮咚……」急切的门铃声将正沈浸于慾火中的李芸铃警醒,则伟来了,李芸铃担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便故意不去开门,希望则伟能离开。

但门铃一直响个不停,李芸铃只好强忍住心中的慾火,将浴衣穿上,满脸通红的去开门,她想只开一个小缝,能把药拿进来就行了,不能让则伟进到屋里。

「芸铃,你没事吧,你的脸好红,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刚才我们在河边的时候,你受凉了?」在开门的一瞬间,则伟暗地里一用力,强行推开门进去就把门关上,看着慾火如焚的李芸铃,他故作关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刚才水有些烫的原因吧!」看着已经进到屋里并顺手将门关上的则伟,李芸铃紧张的回答,她知道如果则伟现在要是想再次佔有自己的话,自己恐怕很难拒绝。

「你把药给我,我想把衣服换了回家。」李芸铃觉得下身骚痒无比,大腿不由得磨擦了一两下,不过李芸铃刚才下定的决心让她强忍住自己的慾望,想赶紧把则伟打发走。

看着春心蕩漾的李芸铃,则伟微微一笑,一边把李芸铃拦腰抱起向床边走去,一边说:「芸铃,你不用急,时间还早,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要干什幺……我们不能再犯错了。」李芸铃连忙拒绝,可她也觉得自己的拒绝是那幺无力,同时毫无反抗的身体意味着她已经接受了则伟对她的再次佔有。

「放心,我不会入你的,除非你求我入你。我只想抱抱你!小骚货!」则伟现在有了猫玩老鼠的心情,要是李芸铃有本事能不主动求他的话,那他一定会放过李芸铃的,因为在特製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经验丰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坏啊!……讨厌!」李芸铃被则伟赤裸裸的淫语调逗的心痒痒的,她想开口骂他,谁想说出来却变成情人调情般的口吻,此刻李芸铃再也不想老公了。

则伟抱着李芸铃两人一起倒在床上,则伟将李芸铃压在身下,手便伸进宽鬆的浴衣里抓住李芸铃的乳房玩耍,李芸铃马上发出阵阵娇吟,动情的主动向则伟索吻。

很快,李芸铃在则伟的调逗下,女性的尊严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统统抛在了脑后,只剩下燃烧的慾望。

当则伟起身下床把电视和DVD打开,电视屏幕上很快出现一对欧美男女进行激烈的性爱,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刺激场面,听着他们发出的呻吟,李芸铃再也无法控製自己,主动将自己和则伟的衣物脱去,心中满是冲动和兴奋。

则伟躺在床上,得意的看着美丽的人妻为自己脱衣,等自己的衣物刚刚脱去,则伟一把就把李芸铃拉在自己身边躺下,翻身压了上去,不停的调逗、抚玩李芸铃,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摩擦而不插进去,则伟要等李芸铃开口求他。

「小骚货,是不是想我操你?」则伟明显感到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动,不停的颠动臀部示意自己进入。

「是……」李芸铃小声的说道,心里有些耻辱和着急,她现在已经燃烧起来,可身上的则伟迟迟不进入让李芸铃恨不得把他推下来,女上男下自己来好了。

「你说什幺?大点声,我听不见。」则伟看着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李芸铃,越发想淩辱她,彻底摧毁她的尊严,心甘情愿的沦为自己的洩慾工具。

「是!」李芸铃在也无法忍受了,大声的回答。

「是什幺?是不是要我操你的骚屄。」则伟得寸进尺的问道。

「是要你入……入我……入我的骚屄。」李芸铃几乎要哭出来了,被则伟压在身下,还要顺从他说着自己从未说过的淫话,屈辱下更加高涨的慾火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淫妇。

「这就对了,我入死你这个骚屄。」则伟下身一挺,阴茎进入到李芸铃早已经是淫水氾滥的阴道里,第二次将她佔有,是李芸铃心甘情愿奉献出自己迷人肉体供人姦淫。

在则伟如同打桩机般的冲击下,李芸铃觉得自己空虚的阴道越来越充实,吊在空中的心也越来越踏实,身体的快感是她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李芸铃疯狂的配合着则伟的抽插,口中的呻吟是那幺的肆无忌惮。

「你的小屄舒不舒服。」

「我的……我的小屄好舒服。」

「你的小屄操起来还真爽,你这个小骚货,以后还给不给我入。」

「要……要给你入。」

「那你老公呢?」

「我老公……」

「以后没我同意,你不能让别人入你,包括你老公,只能让我入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我全听你的……以后只让你入。」

……屋里两人淫语不断,在则伟一次次大力的插入带来的快感和春药作用下,李芸铃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害羞,彻底堕落在慾望的海洋中。

望着自己身下被入的魂飞魄散、口无遮拦的性感少妇,则伟知道她以后恐怕不会再拒绝自己对她的姦淫了,他满意的起身将李芸铃翻了个身,双手抱着她曲线圆润的臀部,从后面入了进去。

被慾火烧昏了头的李芸铃毫无异议,过去席凯也提过这种姿势,但李芸铃觉得这种姿势自己如同母狗一般,是对自己的侮辱,所以,从未同意席凯从后面插入,但今天她被李芸铃从后面姦淫,感到阴茎的插入更加的进去,抵到了老公从未到达的子宫,无比的爽利舒服,她觉得自己就跟淫蕩的母狗一般,心中淡淡的屈辱让她感到更加刺激和兴奋。

很快,则伟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快感,将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入到李芸铃的身体里,在精液的浇灌下,李芸铃的快感如同潮水一般不断的向她袭来,两人静静的、软软的瘫在床上。

李芸铃依偎在陈天豪的怀里,看着将自己又一次淩辱的男人,李芸铃心里不但不恨他,反而觉得自己成了则伟的人,李芸铃完全臣服在则伟的跨下。

这时,电视里美丽的金髮女郎正在为她的伴侣进行口交,则伟让芸铃转头看看电视,示意她也为自己口交。李芸铃矛盾的看着电视,过去席凯也想让她口交,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觉得太骯髒了,没想到现在……

看着电视里很陶醉的男女,被则伟彻底征服后对他言听计从的李芸铃模仿着电视里的场景将头伸到则伟的阴茎边,一股浓浓的醒味让她又停了下来,李芸铃抬头看见则伟鼓励的眼神,犹豫片刻,淩辱后的顺从和讨则伟欢心的心理终于驱使她张开迷人的红唇,屏住呼吸将则伟坚硬的阴茎含入口中,将老公苦苦哀求也得不到的口交奉献给了则伟。

则伟享受着李芸铃温暖、湿润的口腔带来的惬意,儘管李芸铃的技术很是生疏和粗糙,甚至有时牙齿还把他的阴茎颳痛,但则伟能感到她的努力,她在尽力讨好自己,把人妻变成自己忠诚的情人的满足让他很是愉快,看样子自己是第一个享受她口交的男人,心里的满足和快意让则伟的阴茎又慢慢的勃起。

则伟翻身将李芸铃又一次压在了身下,他完全模仿电视里的男女,让李芸铃摆出各种姿势供他肆意奸玩,李芸铃在她前所未有的淫蕩表现下一次又一次的登上性欲的高潮,可惜这张牒片里一直没出现肛交,让则伟很是遗憾,不过他想今天有的是时间,他要把李芸铃留下来好好姦淫一晚。

当天,李芸铃一直赤身裸体的在房里,除了酒店的服务生送饭到房里时她穿上了睡衣,但李芸铃的靓丽和性感还是让服务生冲动了一晚。

而则伟这晚也没闲着,他在李芸铃的哀求下暂时放弃了给她的肛门开苞的计划,但李芸铃越来越熟练的口交和越来越配合的性爱还是让他又尽情姦淫了芸铃三次,在享尽了艳福后,才将李芸铃搂在怀里精疲力尽的睡去。

则伟朦胧中听见手机的振动声和感到手被举了起来,怀里光滑细嫩的肉体悄悄离开了自己下床,便睁开了眼,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过了,而李芸铃赤裸着她性感的肉体正朝浴室走去,过一会儿就听见浴室里李芸铃好像在跟什幺人说话,则伟便悄悄的起床来到浴室门口。


「你刚才打电话来是我还在上课,我一下课看见你打了几个电话就马上给你回了,你有什幺事?」

「我也想你,老公!你什幺时候能回家?」

原来是李芸铃老公的电话,则伟顿时淫心一动,要是李芸铃一边跟她老公通电话,自己却在一边姦淫她,那肯定是很爽的。

则伟主意一定,便推开门走了进去,李芸铃正在洗手台前背对着门低着头跟她老公通话,光洁的后背、圆润臀部和美腿构成了迷人的性感曲线,此情此景让则伟辛苦了一晚的阴茎马上又不辞辛苦的勃了起来。

则伟悄悄上前,双手从后面将李芸铃的双乳搂住,身体紧紧的贴了上去,李芸铃不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抬头见是则伟便马上做了个安静的动作,则伟脸上露出淫笑,腾出一支手也做了安静的动作后便将李芸铃上身向下按,李芸铃只好上身向下,一支手半曲在洗手台上支撑着身体,而李芸铃性感的臀部就翘了起来,正好对着则伟跃跃欲试的阴茎。

「怎幺啦?老婆,你怎幺啦?」电话里席凯焦急和担心的大声问道,连则伟都能听见了。

「没什幺……我刚才不小心,差点扭到脚了,都怪你,要不是一边走路一边跟你通话,我怎幺会扭到,要不一会儿我到家了再打给你。」李芸铃知道则伟又想干什幺了,连忙想挂断电话,避免暴露自己的淫行,因为则伟的阴茎已经在李芸铃的阴道里抽动。

「你怎幺样?你没什幺吧?脚扭到没有?」席凯关切的问道,他不知道此刻在电话的另一头,他一直引以为荣的美貌妻子给他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的美妻正如同一只下贱的母狗一般,翘着她性感的屁股迎接着别的男人的肆意姦淫,胸前丰满的乳房被那个男人的大手尽情捏揉,而妻子此刻被姦淫得发出的急促呼吸传到他耳里,他还以为是妻子被扭到脚后疼痛所緻。

「没……没什幺,我……啊……好……我找个地方坐下来,看看我的脚,待会再打给你……啊……再见……好舒服……你真会操……小屄要死了……」李芸铃一说话,则伟就大力的插入,让她断断续续的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只有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不能抑製的通过话筒传到席凯的耳里,李芸铃心里暗想:自己太淫蕩了,自己是个不可救药的蕩妇。

电话里老公关切的声音让她觉得老公就在一边似的,而自己却被别的男人从后面姦淫,如此这般的淫蕩行为刺激的李芸铃反而比以往更快的进入高潮,她不等老公说话就把手机关上,然后看着镜子里自己正耸着屁股被则伟奸玩的淫蕩场面,李芸铃不由淫声不断,身体一阵紧绷,她又到高潮了。

「你这个小骚货,没想到你还真有味道,够淫蕩的,跟你老公通电话,被我入的还这幺爽,你老公也真够意思,他老婆被别人操的喊爹喊娘的,他还这幺关心他的骚老婆。」则伟一边姦淫着李芸铃,一边得意的侮辱她和她可怜的老公,则伟觉得刚才如同当着席凯的面姦汙他的妻子一般,很是刺激和兴奋。

电话那一头,席凯着急的不得了,自己的妻子怎幺样了,脚肯定扭伤了,而且还不轻,他想打过去,可又怕妻子生气,他一直很畏惧自己的美貌妻子,他根本想不到平时在家里高高在上的妻子正被别的男人的以屈辱的姿势姦淫,心高气傲的她被那个男人操的大呼小叫,高潮连连。

当则伟感到快要射精了,便把阴茎拔了出来,让李芸铃转身蹲下张开嘴,双手抱着她的头,将阴茎在她嘴里大力耸动,李芸铃觉得自己几乎不能呼吸,想推开则伟,可则伟抱着她的头,牢牢的掌握住主动权,她只好一动不动的任凭则伟的阴茎在她嘴里快速的抽插,好在则伟很快将李芸铃的头紧紧抵住,她的性感红唇都能感受到则伟有些扎人的阴毛和他跳动的阴茎,他终于射精了,射在美丽人妻李芸铃的嘴里。

李芸铃软软的坐在地上,性感的红唇上还有残留的精液,刚才则伟射精时,她的头被则伟紧紧的抱住,阴茎将她的嘴堵的严严实实,只好把大多数精液吞了下去。

「小母狗,你还不起来,赶紧穿衣服,我们下去吃饭。」则伟一边穿衣,一边对正瘫在浴室里的李芸铃大声说道,他现在对李芸铃是越来越有把握,他知道李芸铃永远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他可以随意的羞辱她,姦淫她。

果然不出他所料,李芸铃慢慢的起身,在浴室里传来洗漱和压抑后的抽泣声,则伟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有些过分,毕竟李芸铃昨天上午都还是贞洁的人妻。过了一会儿,李芸铃低着头出来把衣服穿上。

「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了。」则伟见李芸铃低沈的情绪和淡妆下依然可见的红红的眼睛,不由心痛的上前把她搂入怀里,轻声的道歉和安慰李芸铃。

「我的人都是你的了,我真心实意对你……你还……这样对我……」芸铃再也忍不住在则伟的怀里哭了起来。李芸铃已经从心里接受了则伟对她的佔有,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玩物,但则伟刚才不管她的死活让她有些难受,现在则伟给她道歉,她顿时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般撒娇起来,她原谅了则伟刚才的粗暴行为。

但则伟等李芸铃进浴室里补完妆回来,眼睛都大了,太美了,比以往都美,看的出来李芸铃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则伟不由色心又动了起来,这两天他旺盛的性慾让他也很是吃惊。

「你太讨厌了,有完没完,你不是说要去吃饭了嘛。」李芸铃一边顺从则伟的拉扯,倒在床上,等待他的进攻和佔有,一边调笑他。李芸铃是越来越想讨则伟的欢心,她刚才化妆的认真是从未有过的,她只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完完全全的展现给则伟。

「对啊,我们到下麵包间里一边吃饭,一边操你,好不好。」则伟一听,心中产生了一个更加淫蕩的想法。

「你……你好坏。」李芸铃被则伟的主意吓了一跳,但通过这一天的经历,李芸铃对则伟的刺激和疯狂性爱慢慢的有些适应了,她也有点喜欢这种带给自己更大快感的偷情性爱,同时也是为了表明自己对则伟的忠心,李芸铃嘴里撒娇似的嗔怪着,却羞怯的笑着起身跟则伟出门了。

第二天一早,当李芸铃精神抖擞的来到办公室,刚到办公室门前就碰到王明证,王明证笑容可掬的跟她打过招呼便走了,对她的态度发生很大的改变,儘管王明证没说什幺,可李芸铃还是觉得怪怪的,他恐怕猜到则伟跟自己的关係了,李芸铃一想到这里,不由羞红了脸,转身进到办公室里。

昨天太疯狂了,则伟和李芸铃究竟做了几次,李芸铃都算不出来了,两人基本上一天都在床上、沙发上、浴室里,甚至饭桌上无休止的性交,连今天早上两人临上班时,则伟都在李芸铃穿鞋出门前在鞋柜边又把她oh1了才让她出门,害的李芸铃现在阴道里、内裤上都还有则伟的精液。
李芸铃回想起这两天的一切,不由身体又有些冲动,则伟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把李芸铃的身体中深埋的慾望开发出来了,只要跟他在一起,心中的慾望就变得不能控製。

从此,则伟基本上每天都跟李芸铃在一起,完全享受了席凯的一切权利,甚至在席凯回家的时候,他也没放过,已经被提拔成工商局办公室副主任的李芸铃总以加班为由跟则伟幽会回到家里,回到已经做好饭菜后苦苦等待的席凯身边,而李芸铃的阴道里的精液让她更感背叛的刺激,心中已没有对不起老公的想法。

一年后李芸铃怀孕了,当然不是席凯的孩子,这时,在李芸铃的多次哀求下,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人照顾,则伟才答应帮忙活动活动,让席凯调回市郊的分局上班,这样他中午还是不能回家。而席凯为了感谢则伟帮忙,还请则伟吃了顿饭,全然不知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老婆别人比他奸的更多,还要帮忙带别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