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妈妈张眉因(梦醉亲人加长精修版)

妈妈张眉因(梦醉亲人加长精修版)

在一个甯静和谐家庭裏,客厅裏的电视还不断的播放深夜的节目,可是,卧房的其中一间,房门正开起,床上躺卧着两个赤裸的身体,身上的汗水还未乾,床单也有一滩湿露露水的痕迹

  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人两腿大开,美妙的阴户毫无遮掩的挺露着,只见她那殷红的方寸之地饱满成熟、丰隆高凸,尤其那倒三角形丛生的阴毛,细细柔柔的,乌黑亮丽无比,两块紫红色的大阴唇胀得鼓突突的,湿滑的阴户内还不时流出阵阵乳白的男精。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大男孩,趴在那妇人的身上,胯下的大肉棒软软的停在美妇人的大腿间,两人一动也不动,又好像激战过度全身瘫痪昏睡过去。
  
爲什麽两个年龄相差这麽多,会双双躺卧在一张床上?嘿……故事开始啦!

  张眉因三十八岁,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年龄虽近四十,但平日保养有术,看起来只不过三十出头。人虽没有西施、貂蝉之美,但也有几分古典美色。更迷人之处,就是她那不俗尊贵的气质,身材均匀,增一分太胖减一分又过瘦,真可说是内外之美集一人于一身。

  李明显十七岁,正面临联考的高中生。脸蛋长的俊俏,与母亲还真相像,身材不很魁梧,但也蛮壮硕的,平时身边不乏有少女围绕。

  李明显的父亲年五十岁,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老闆,爲了生意常出国,在家的时间非常少,可说一年没几天在家。

  李明显从小就跟着母亲相依唯命,相对的,母子俩的感情也比一般人的还要深。张眉因也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唯一的儿子身上。

  在一个炎炎夏日裏,李明显一人正躺卧在客厅的沙发椅上,眼睛不停的看着电视,好像忘了自己即将联考。

  这时母亲正好擦地闆,身上也只穿着薄薄的上衣,衣服还可以看出两个凸凸的乳头,下身穿着紧身的短裤,两个肥大的臀部更加凸显。

  张眉因正好擦洗到电视前,因身体下弯,可清楚的看到两颗白玉般的大乳,随着身体不停的前后晃动。

  李明显因母亲正好挡住电视,两支眼睛正巧看到母亲的乳房。对一个热血少年来说,真可是天大的诱惑,内心想:母亲的乳房好大。再看看母亲的身材,高翘的臀部,玲珑的腰身,顿时下体也硬了起来,看着还不停的吞着口水。

  母亲前后不停的晃动,更激起他的性欲,真想直扑过去。突然,一声轻语把他拉回幻想的世界。

  「小明,还不去看书,我看你今年一定考不好。」

  小明应声「哦……!我这就去。」眼睛还不时看着母亲衣服裏的春天。

  到了房间,书也不看,只是发呆想着刚刚的景象,心想:我怎麽都没注意到母亲的身材脸蛋是如此的美,我还每天与那些发育中的少女做爱,母亲那成熟美才叫美啊,我一定要想办法跟她做爱。

  往后几天,小明常常计画他兽欲的计画。

  有一日,母亲在电话裏跟父亲吵起来,因母亲心情不佳,今晚晚餐后又多喝酒,小明陪着母亲喝酒,看到母亲脸红还不时咒骂父亲无情、不是男人,让她守活寡。

  小明心想:今天正好可以灌醉母亲。再看看母亲,已有几分醉意,内心更是心喜。

  「妈,你也别难过了,爸不陪你,还有我,我永远也不离开你。」

  张眉因听了儿子这番话,又是喜又是悲。喜的是儿子对她的孝顺,悲的是先生这几年的不理。她那想到自己今夜将会有重大的改变,更没想到自己心爱的儿子正打她的主意。

  「小明,妈知道你对我孝顺,可是将来你有老婆要好好对待人家,不要像你父亲一样不顾家,妈将来也不期望你给我什麽,只希望你将来能娶到好媳妇,往后让妈抱孙子。」

  「妈,我会的,我已找到好的媳妇。」心想:不只是孙子,还是你儿子。

  小明不时帮母亲倒酒,欲火早已难耐,下体的肉棒也硬的快撑破裤子。

  「妈,我们今天不醉不睡。」

  张眉因带着七分醉意说:「小明,妈可以醉,但你年轻,还是少喝一点,不要养成喝酒这恶臭。」

  「妈,不会的,我酒量还不错。」

  喝了一小时,母亲就趴在桌子上,小明轻摇着母亲,「妈,你醉了,我抱你回房。」

  母亲还是没反应,身体软软地趴着。

  小明抱起母亲,看着母亲红红的双唇,忍不住轻吻一下,抱进母亲的房间。小明看着母亲躺着床上,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嘴角还不时挂着笑容。赤裸着身体,慢慢把母亲的衣服脱去。

  可怜的张眉因,还在醉卧自己的床上,身上感到一丝凉意,但还不知觉。

  这时,母亲赤裸的在自己眼前,他不相信床上的美人是自己的母亲。高耸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白哲的身体因喝了酒呈现出粉红色,下腹浓密的阴毛遮掩不住高凸的阴部,两片红嫩饱满的阴唇从阴毛中湿淋淋的突了出来。

  小明已无法再欣赏,现在只想占有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的肉棒侵入母亲的体内。嘴巴吸食着母亲的乳房,一支手伸进她的阴部,手还不停地搓揉母亲的阴蒂。然后他跨坐在妈妈的俏脸上,把他那硬翘的大鸡巴正对着张眉因的樱桃小嘴儿,俯趴下去,他的嘴则正好位在她的阴户上,近距离仔细欣赏着张眉因三角地带的迷人风光。只见一大片弯曲黑亮的阴毛,长满了她的小腹和肥突高隆的阴阜四周,连那令人无限神往的桃源春洞,都被覆盖得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肉缝,阴户口两片大阴唇鲜红肥嫩而多毛。他用手轻轻地拨开阴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嫩的肉片,发现裏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阴唇,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肉核正微微地颤抖着,下明越看越爱,忙张口将那粒小肉核含住,用嘴唇吸吮着、用舌头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我的舌尖吐进妈妈的阴道裏面,舐刮着她阴道璧周围的嫩肉。


  张眉因只觉得身体电流乱窜,下体无比的舒服,嘴巴不自主开始呻吟。

  「嗯……哦!」自己还不知现在正被自己心爱的儿子玩弄,还以爲在做梦。

  小明感到母亲的阴部已开始湿润,淫水也不停自阴道流出,一下子整个阴部都浸湿了,淫水顺着手指滴下,他从没见过如此多的淫水,想不到母亲会是这样。当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时,可以感到好像鲤鱼嘴在吸食自己的手指,没想到母亲的嫩穴是百人难得的鲤鱼穴。


  小明已无法再戏弄,把母亲的双腿打开,趴在自己母亲身上,亲吻着母亲,当肉棒接触到母亲的阴道口时,兴奋难以形容。

  张眉因感到身上压着一个火热的身体,下体也感到有根硬热的东西顶着,她还以爲自己的春梦会如此的真,真希望天天如此。双手抱着梦裏的情郎。

  小明屁股一沈,只听到母亲「啊……」的一声,感到肉棒被母亲的阴道紧紧的吸着,那种湿滑湿热的感觉直到大脑,开始的不停的抽送,每一次都顶到子宫才肯罢休。

  张眉因感到一根大热棒,不停在自己的体内进出,身体不断的快感席卷而来,阴道开始本能的吸食体内的肉棒,双腿勾住梦裏的情郎的腰,手也抓住对方的屁股往内不停的挤,臀部不时的纽动。

  「……嗯……哦!……好舒服……我的亲郎……插的小妹快升天了!……啊……来……了……啊……我去了!」

  小明感到龟头一热,一股热液直喷而出,烫的肉棒好不舒服。母亲的淫水沾湿了整个下体,小明把母亲的双腿擡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抽插,这次插的更深,每插进一次,母亲就大叫一声,好似杀猪一样,尤其当肉棒抽出时,阴道种有股吸力把肉棒吸进去。

  张眉因被儿子干的高潮五、六次!

  「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嗯……又顶到子宫了……啊……我的好哥哥……嗯……我要去了!」

  小明加快速度,背脊感到一 ,身体颤抖一下,无比的舒畅一涌而出,把自己的精子射进母亲的子宫深处。

  张眉因感到子宫一烫,一股热精也喷射而出,头一昏厥,就这样昏死过去。

  第二天醒来,还停留昨夜的激情,张开眼睛一看,自己赤裸着身,身旁躺着赤裸的男子,这时又羞又忿。再仔细看一眼,竟是自己心爱的儿子。她不敢相信昨夜与自己做爱的男子是自己的儿子,一时无助的哭泣起来。

  「天啊!这……这……怎麽会这样。」

  小明被母亲的哭泣吵醒,看着母亲低头哭泣,抱住母亲说:「妈,是我错了,我不该。」

  母亲哭泣着说:「不怪你,是我们喝多了,才会犯下着涛天大祸。」

  「妈,不是,是我趁你喝醉侵犯你。」

  「儿子,妈不怪你,怪我们太胡涂,错已铸成,责难也是没用。」

  「妈……」

  小明又再次抱着赤裸的母亲,嘴唇深吻着母亲的嘴唇,舌头不时伸入。母亲也伸出舌头,俩人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

  自从那天起,张眉因天天与儿子做爱,不过都要儿子带保险套,爲得怕自己怀孕。

  直到小明当兵前几日,小明趁妈妈不注意把保险脱掉,把自己的子孙精子射入母亲的子宫裏,爲的只是想让妈妈怀孕,让自己孩子能陪妈妈。

  当兵四个月后,母亲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看小明。这时母亲早已跟父亲离婚,父亲还给母亲一笔爲数不小的钱。

  看着母亲挺着肚子一脸笑容,小明抱着母亲说:「妈,我不是说我一定会娶到好媳妇,这你相信了吧!」

  母亲白着眼,「对啊!再过几个月,我就可有孙子抱,你也有孩子了。快当爸爸了,还叫我妈……」

看到妈妈娇羞的模样,小明觉得母亲无比漂亮,情欲顿起,他抱起母亲,走向自己的寝室,迅速脱掉了张眉英的内外衣库,母亲那修长的美腿,性感的小嘴,还有那高耸的丰胸,饱满的阴户....令她肉茎暴起。

张眉英感到自己的胴体,正在儿子的视线凝视之下,像一道光射在身上一般。她对这种情况,有一种无法遮掩的羞怯,突然从身体内部涌了上来。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贯通全身的快感。她此时全身都兴奋了起来。

在她身体的蜜处,溢出了女人那滑润透明、带耆芳香的爱液,那爱液流成一条线,在腿的内侧滑落了下来,流动着。她渐渐感觉到儿子似乎感动地吐出了气息!儿子的眼睛顺着那流出来的爱液,一直追蹤着,追蹤者。

「妈,你好好享受吧...只要好好地迎接我的这枝巨棒吧...」

小明挺着那膨胀的肉柱,分开母亲的大腿,插入她湿淋淋的阴户中,在裏面来来往往地运动着,在肉壁间搓擦蕃。发出了一种像肉唇擦动着愧戎,出出人入的滋滋声声响!

「小明...好棒...啊啊...」

张眉英从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一种十分偷快、欢乐的浪叫声,她此时也变得猛裂起来了!她不断地擡起身子来迎接棒子,让棒子能够更深入身体,她的腰往上浮动着去迎接。

终于,我将棒子插了準去,深入更深入侵入了她的洞穴中。我的鼻息吐出的热气,愈来愈快了!发出来的声音也夹杂着欢喜的浪叫声。

「快...快出来了...」那热切的声音发出来了!

在这种快感中的妈妈和初夜时不同了!说出了深深沈醉其中的话,他仍然在猛烈地抽插着,速度愈来愈快...

「妈妈...妈妈...好舒服啊.......」

「小明...妈妈感觉好美啊...」

「啊...」在儿子发出声音的同时,肉棒前端喷射出来了!大量的精液打在张眉英的花心上,让她无比的舒爽。

此时,张眉英的全身有一种四分五裂的酥软感,十分快乐!像是恍恍惚惚做了个梦般的感觉....小明和妈妈抱在一起在床上休息,他不安分的手不停的揉捏着张眉英坚挺的奶子,用力捏着母亲的乳头,肉棒还全根插在母亲的阴户中。

尔后小明坐起来将母亲赤裸的成熟胴体搂在怀裏,继续抚摸她那嫩白柔软的乳房,一只手在张眉英丰挺的诱人阴部摩擦着,张眉英不停地颤抖着,呻吟着;然后,他将母亲放到了桌上,分开她性感修长的大腿,个嘴凑上妈妈的阴户,来回的舔吸母子俩刚才混合在一起的阴精。

张眉英膨胀的肉芽被儿子的舌头拨弄时,那种快感使她感到更加兴奋。渐渐的她的肉缝裏流出粘粘的蜜汁,小明的手指在抚摸泉源的洞口,张眉英的淫肉穴很轻易的吞入儿子的手指,裏面的肉壁开始蠕动,受到他手指的玩弄,张眉英的丰满屁股忍不住跳动着。

张眉英显得意乱情迷,低声呻吟了起来;她用力抓着儿子的肩膀,双腿也紧紧夹住儿子的头部。他擡起母亲的大腿,将粗大的龟头,对正她湿漉漉的阴户,他向前一挺,深深戳了进去。张眉英唉哟一声,呻吟的叫道:「啊,小明,你的太大了!轻一点啦!别顶坏我们的宝贝了…啊啊…」。

小明温柔的安慰妈妈,粗大的龟头,也缓缓磨擦着妈妈淫液充盈且早已湿漉漉的阴户。一会,张眉英又心痒难耐,伸手抓住了儿子的肉棒,往自己淫液直流的下体塞去。肉棒一进入妈妈的体内,妈妈便狂乱地扭动屁股,上下挺动,接着就浪声的淫叫起来:

「嗯~小明~好~~再用力点~~…啊啊…再深一点~~~好棒~~啊啊~~不行了~~」小明的大肉棒猛烈的抽插着妈妈淫浪的阴户,张眉英的身体痉挛着,性感的丰臀不住地向上挺动,母子两人的下身互撞着,迎合着她他强力的沖击。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小明裸露着结实的胸膛,古铜的肤色因汗水而亮晶晶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按在他妈妈的胸部。张眉英肌肤如玉,乳峰高耸,头发蓬松,俏脸上满是淫媚的表情,丰腴的胴体随着儿子的抽送而起伏着,扭动着...................。

突然母子二人,同时发出急促的『啊!啊!』声,小明软趴在张眉英身上,两人都呼吸急遽,而且还不停轻微的颤抖...............

晚上,小明带着母亲张眉英外出吃饭,看了看军营的夜景,然后母子俩住到了他们部队的宾馆。四个多月不见,虽然经过了白天的狂欢,但还觉得远不过瘾,母子俩温柔的搂在一起,小明抚摸着母亲隆起的小腹,两人不由自主的说起一些淫言浪语,小明与母亲在淫欲的亵语中,变成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他轻轻的把他妈妈推倒在床上,跨在她的腰上,让她自己伸手把双峰向中间靠拢,紧紧夹住肉棒作起乳交来。他天赋异禀的肉棒,长得竟然还抵到他妈妈的下巴,张眉英把头尽量低抵胸口,当儿子的肉棒伸过来时便是一含、或是舌舔。

突然,『滋嗤!』小明又在高潮快感中射精了,激射出的浓精喷在张眉英的秀发、脸庞、嘴角……,她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舔拭着脸上的精液,然后撒娇的说:「嗯!小明,我还要…我还要你插……嗯…妈妈的下面现在好痒…啊啊……」

他再次搓揉母亲饱满柔嫩的丰乳,抚摸她圆润修长的玉腿,舔呧鲜嫩樱红的阴户。张眉英也没閑着,她扳下儿子紧贴肚皮的阳具,用温暖湿润的小嘴,含着他那火热硕大的龟头.........。

小明抱住妈妈的丰腴大腿,让她的阴部也正好对着我的脸,把头伸入她的大腿根部,张开嘴吮吸那充满性味的淫水。

那淡黄色透明的、滑滑的爱液不断从他妈妈粉红滑嫩的小肉洞口涌出,被他大口大口地吸进嘴裏。

不久,张眉英就被吸得欲火中烧,淫浪地叫道:「我……我那阴道裏……好痒…强…妈妈的小穴好痒喔…啊啊…」

很快,张眉英的舌头在小明口腔中颤抖了起来,她的阴道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淡黄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的涌出。

「快……快……插我……痒……死了……好儿子…快用你的肉棒给妈妈止痒…啊啊……」张眉英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

「我……我不行了……要丢……丢……好美……好舒服……唔唔…………你……你好棒……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淫水……都出来了!…啊啊…呜……啊啊啊……」

妈妈全身一阵剧烈抽搐,双腿猛蹬数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阴道中喷射而出,全部被我吞入口中。「妈妈,来」我将她扶卧躺下,将阳具抵向她的小穴。

「...嗯...好...小明……好舒服...你...将我的...塞得好满...好充实....嗯...」

「妈妈,你说我的什麽将你的什麽...我没听清楚。」我故意逗她。并且加快抽送。

「...啊...你...坏...明明知道...啊...好...」

「好妈妈,你说嘛!你不说我就不玩了。」说着我就停了下来。

「哎呀...你好坏...人家...好嘛...我说...我说...你的...小弟弟..好粗...把妈的...小穴...插得满满的...妈好舒服...你不要停...我要你...插...我...妈的小穴...好痒...」

「啊...嗯...小明...好美...妈这几年...白活了...爲什麽不知道...你有这麽...好的东西...啊...你插得妈...小穴...好棒...好爽...插...用力插...插死我...也不在乎...」小明提起精神开始卖力的抽送着。

「我要你说...干我...干我的小穴...干妈妈的小穴...好吗?」

  

「...好...妈什麽都给...你...快...干我...干我...干妈妈的小穴...用你的...大鸡巴...干进妈妈的小穴...妈要你...要你干我...」

小明把母亲的淫欲整个挖掘了出来,张眉英失神似地浪叫不停。更增加了他的快感,更卖力的抽送,让她欲仙欲死,用阳具插进自己亲生妈妈生出自己的肉穴,那种乱伦淫靡的快感是任何女人的阴户所没办法相比的。

「...啊...滋...滋...滋...嗯...啊...乖儿子...亲儿子...好...妈好舒服...干我...干我...用力干妈...快...快...妈要 了...快...插我...小穴...小穴...出来了...啊....出来了...」

在小明一阵的疯狂抽送之后,张眉英喷出了她的又一道淫精。而小明仍然屹立不摇的鸡吧涨满着母亲那被自己插得通红的小穴。

「好...儿...亲爱的...你把妈插疯了,你好厉害...啊...不要动...啊...」张眉英洩精后肉穴还一缩一涨的吸吮着穴裏的阳具。

[妈妈,我....爱你....啊....我......亲爱的......妈妈]

「哪有...用...插穴来爱...自己妈妈的...可是...好奇怪...我爲什麽...感觉...很爽....啊........啊.........。」

[妈,我亲爱的妈妈,只有毫无禁忌的性爱,才是最自然,最快乐的性爱,所以你必须完全的抛开那些令你会害羞的念头,我们的孩子都几个月了,还管那些俗世念头,我们只管尽情的性交,尽情的狂欢,享受人间最美的快乐,把你最想说而以前一直没有说的淫蕩话说给儿子听啊]

「嗯...好吧...我...要说了...大...大...大鸡巴哥哥...我最爱的儿子...妈妈的小穴...好喜欢你的鸡巴...插进来...干你的妈妈...每天干妈妈的小浪穴...干妈妈的小淫穴...」

「好!我们去洗澡。」我抱起妈妈,她自然的用双腿夹着我的腰,阳具仍插在她的穴裏。

「...啊...啊...啊...」母子俩边走边插的来到浴室。

就这样,小明在浴室裏插入他妈妈的阴户,用各种姿势干她 。最后一次的时候,「...小明...妈妈的小穴快破掉了...插...插破了....你好会干...我要出来了...你...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小穴...妈妈已经怀你的孩子......快...射进来..滋润我们的孩子…啊...妈丢了...」

最后在张眉英的浪叫下,刺激得小明终于射了出来,浓浓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他母亲的小穴裏……

此后,张眉英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小明越来越爱他妈妈了,爱她性感的小嘴,爱她细长的美腿,爱她傲人的乳房,爱她如水的肌肤,爱她丰满的肥臀,更爱她淫蕩的骚穴....张眉英的淫水总是很多,每次都把他搞得湿淋淋的,好让他的大鸡吧能更加深的插入她的小穴,小明当然不会辜负母亲的期望,大鸡巴狠狠地撞击妈妈的花心.......

到了夏天后,张眉英的孕肚越来越挺了,在家时经常是一丝不挂,小明一回来,他就会将赤裸的妈妈,搂在怀裏,抚摸那嫩白柔软的乳房,张眉英不停地颤抖,娇躯不由的扭动起来。他将挺着大肚子的母亲放倒在床上,整个嘴凑上她的阴户,来回的舔动。张眉英显得意乱情迷,低声呻吟了起来;她用力抓着儿子的肩膀,双腿也紧紧夹住他的头部。

小明擡起他妈妈的大腿,将粗大的龟头,对正妈妈湿漉漉的阴户,向前一挺,但却没戳进去。张眉英唉哟一声,呻吟道:「你的太大了!轻一点啦,别顶着我们的宝宝了!」。于是小明温柔的将粗大的龟头也缓缓磨擦着母亲湿漉漉的阴户。一会,张眉英似乎心痒难耐,伸手抓住了儿子的肉棒,忙不叠地便向自己的下体塞去。肉棒一进入她的体内,张眉英便狂乱地扭动屁股,上下挺动,接着就浪声的淫叫起来:

「嗯~~好~~再用力点~~~再深一点~~~好棒~~唉呦~~不行了~~」小明的动作越来越狂暴,张眉英的身体痉挛着,表情十分媚浪,屁股不住地向上挺动,迎合着儿子强力的沖击.....

妈妈呜咽的哭了起来,她断断续续的一边啜泣,一边喃喃自语:「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呜~~天啊~~~真是舒服死啦~~」

趁未射精之前,小明把鸡巴从母亲的湿穴裏拔了出来。接着他左手从她的臀部向下滑动,轻薄的来到了母子俩刚才结合的小穴处,食指与中指在她滑腻的大阴唇上一下轻,一下重的弹着。舌头也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乳房,一路吻着舔着也来到了她的小穴旁,张眉英特有的淫香味向儿子迎面扑来。

"啊……啊……啊……"张眉英的喘气声越来越大,她已经迷失了。 小明将舌尖抵到她那精美的阴核上,用最快的速度来回扫动,还时不时的用牙齿轻柔的咬几下。

"嗯……嗯……喔……嗯……" 听着妈妈的浪叫,小明那已经硬挺的鸡巴变得更粗更硬了,他用右手抓住母亲那胡乱晃动的小手,她来到我的胯间,让她抓住自己那粗大的鸡巴。

"啊……"张眉英一声淫叫,双手感受着儿子那烫人的热度,慢慢的来回磨擦起来。随着小明又一次戏弄似的用牙齿咬了下她的阴核。"啊……啊……啊……"她的爱液蜂涌而出,而她的呻吟声也愈叫愈大。淫水流了出来,这下可真的是下流了。

小明的阳具也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了,左手离开她的阴唇,抓住母亲在他鸡巴上抽动的小手,把它固定在头上,右手抓住妈妈的大腿,手将她的右腿擡起紧紧抵住门闆,肉棒往她的小穴靠近,在阴道边摩擦了十来下后,下身用力一挺,顺着湿滑的浪液,不费力气地插入母亲淫糜的骚穴裏。

"啊……"张眉英自然反应的叫出来。紧接小明便连着几十下厉害的刺入,顶得她要死要活,整根鸡巴都插了进去。
 
"啊……啊……"小明飞快的抽送着,张眉英已经完全迷失在这肉体的快感裏,她卖力的迎合着,透露出一种淫蕩的风情。她那雪白的屁股也用力的向上挺着,好一副淫糜的画面啊,小明的鸡巴插进抽出,带得他妈妈的大阴唇一翻一收的,从她那被撑圆了的蜜穴口,不断地喷涌出大量晶莹的淫水,看得小明血脉贲张,鸡巴抽插得更加用力。
 
妈妈的身理和心理都已经极度兴奋。 "嗯……小明……好硬啊……哦……轻点……啊……不啊……哦……不……不……不可以……用力点……哦……我儿好厉害啊……啊……啊……"
 
张眉英已经爽得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浪叫声越来越大。"啊……我……唉呀……我……我……小老公,妈妈要……要丢了……啊……啊呀……哦……"
 
张眉英的小穴中插着儿子这麽一根大大的肉棒,再加上小明死命的干着,她完全抽飘飘欲仙了,三魂七魄都在空中飘蕩,什麽都不存在了,什麽淫言淫语都喊出了。

 "哎……哎唷…………大鸡巴……亲儿子……哎……喂……呀……我的骚穴……插死……妈妈了……哎………呀……儿子……就这样……插……呀……妈妈……爱死你了……舒服死了……妈妈……美死了……好儿子…………喔……好爽……哦……"

 "唷……龟头……顶得…………穴心……快受不了……哎……快了……妈妈……就快忍不住了……喔……喔…好老公……小英要丢出来了……哎……唷………喔……丢了……哦……"

浪叫声中,张眉英终于发洩了,眼睛睁得大大的,象要流出水来一样,屁股猛的往上一翘,一股浓浓的阴精喷了出来,浇在儿子的大龟头上,烫得他一阵发麻,小明只觉全身一阵发麻,吸了一口气,强压着那股洩意,更加发疯似的插了起来。
 
正在洩精的张眉英,被小明插得阴精狂流,洩得整个小穴四周的阴毛及大鸡巴整个白糊糊地,屁股底下的床褥也白糊糊一大片。她那股兴奋的感觉稍微一停,还来不及回味一下,松懈一下,又被小明的鸡巴插得骚痒起来,又见她开始微微挺着屁股、扭着屁股,来迎接他的兇猛抽插,渐渐地,又淫叫起来......

"哎……唷……好儿子……喔……想真的……插死……妈妈……哎……唷……喂……呀……大鸡巴………不想……妈妈……活了……哎……插死了……"

"哎……呀……好儿子……哎……妈妈……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哎……唷……喂……呀……妈妈的好老公……妈妈……快活死了……哎……呀……妈妈……又要被你……插死了…喔……喔…爽死……人家了…………妈妈……的小穴好美……喔……呀……快……啊……美……爽……美死了……快了……快了……妈妈……又……又忍不住了………丢了…啊……"

又是一声尖叫,张眉英在小明的抽插下又一次洩了。这时小明再也忍不住了,用尽全身力气往最深处一插,一串阳精射进了母亲的子宫深处,烫得她双腿一紧,昏了过去。看着小腹高高隆起的妈妈,小明温柔的抚摸着妈妈的孕肚,感受着母子俩爱的结晶,情不自禁的在她爱液横流的阴户上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