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岳母篇之老芋头妻

岳母篇之老芋头妻

岳母篇之老芋头妻

  岳父过世己满两週年了,期间我发觉岳母改变甚多由逝世前的满口抱怨苦水满腔的情形变成思念不己的情绪。其实岳母现在才五十岁下嫁岳父算是委屈的两人年纪整整相差21年,不论是外形、体力或思想都相差甚巨,先说岳父即俗称的老芋头,人是好人但集俭朴、胆小、爱计较于一身,只有两样坏处──脾气坏及身体坏而己。岳母一辈子茹苦含辛的照顾岳父提拔女儿也该是含饴弄孙的年龄了。

    岳父逝世后老家仅剩岳母一人独居生活过的相当无趣,整日期盼着女儿归宁返家,在不然就是想方设法的叫女婿修这里改那儿的活儿忙。

   有一次又奉岳母老人家招呼去老家修理卧室吊灯而妻子因参加同学会无法陪同,修理吊灯时电钻洞时弄的满身灰烬连在下方帮手的岳母也满头灰白,事后我拿毛巾替她拭去灰尘岳母就很感慨的说“擦什幺擦,真实的髮色比现在还白”,我连忙接口说岳母一点也不显得老是最有女人味的阶段,岳母却说啥个女人味每晚都独守空闺、孤抌难眠连个谈心的伴都没有那怕是吵吵嘴也好。

   想想也是岳母生理和 心理上都已臻成熟的巅峰状态,却每晚都独守空闺、孤枕难眠的性饥渴的岁月里,是多幺 的寂寞和痛苦啊,虽然我是女婿但对于男女之间的性爱还是懂蛮多的,我想岳母还是需 要男人来安慰她性的需求的,这让我有了好奇的心,更驱使我想满 足心里对女性肉体佔有慾,于是脑海里充满邪念的我就搬出一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道理来鼓励岳母寻找第二春,岳母反问这幺好找那你帮忙找一个吧!

    我心里真想说“就我好了”,当下彼此都沉默了许久目光互视中我好像看到了激情和鼓励,我就大胆的伸手摩擦岳母肩膀她立马紧贴着我,我将她拥入怀抱慢慢的脱掉衣裤,只见岳母雪白的乳房轻轻的左右摇晃着,接着我的视线慢慢的向下,我看到岳母的阴部已经完全为我而开黑黑的阴唇也泛着水,同时她的左手也握住她胸前 雪白的乳房,手指头更夹住了一边微微下垂 的黑色乳头,看着妈妈那受到挤压的乳肌由五 指之间露出,让我有不顾一切冲过去咬进嘴里的慾望。

  「啊…..….啊…..好舒服喔…..啊……舒服死我了………」 岳母乳房上那粒原本大大的乳头,逐渐的从岳母乳房的乳晕上凸了起来,远远望去,就像 一颗刚摘下来的鲜红樱桃般可爱,接着我贪婪的继续向妈妈的下身望过去,岳母的腰有些粗 ,但没小腹,圆润的微微凸起着,仰躺在床上的她呈得有点淫蕩而撩人。

   「啊….好人的….我好舒服喔啊……..」这时岳母的双腿又分开了一些,在一片阴毛下面,有一条稍呈弯曲的肉缝,岳母 右手在 自己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身子也跟着蠕动了一下,接着她以中指轻轻 揉着两片阴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的阴蒂,接着妈妈全身一阵颤 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

    我屏息仔细的偷窥着岳母,只见她用手指拨开她嫩穴上的两片阴唇,用手指逗弄着自己的阴蒂,慢慢的画着圆圈般旋转着,偶而也伸出了中指插进她的肉缝里,轻轻的抽送着,看岳母沉 醉在自我寻求快感的感官世界里,脸上洋溢着舒服的笑容,可以想见岳母寂寞的芳心。

   「喔…好啊….啊….太舒服了….啊….再来…快……」房间里充满了岳母那骚浪无比的销魂娇吟声,而她湿淋淋的黏膜受到中指的摩擦,那扭曲 的指头和黏膜旁鲜红的嫩肉,更构成一幅淫蕩的画面,这情景这声音,对我而言是多幺的刺激 啊!但同时也让我想起岳母独守空闺的寂寞,不禁对她感到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