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大伯家的周末

大伯家的周末

「爸爸走了,你们两个这两天要乖乖的,听大伯的话,好吗?

    「好~」「好~」

    说完,爸爸对我和妹妹挥了挥手,关上门,走了。

    这周末,爸爸和妈妈要加班,所以吃过晚饭,爸爸就开车把我和妹妹送到了大伯家,等周天晚上再来接我们回家。

    爸爸前脚一走,我马上就飞扑到沙发上抢到电视遥控器,立刻切到《熊来了》频道!妹妹慢了一步,可还是扑过来非要和我抢,一边还大喊大叫:「给我!给我!我要看喜羊羊!我要看喜羊羊嘛!」

    「不给!喜羊羊有什麽好看的!幼稚!」

    讨厌死了!妹妹又吵又闹的,我一生气,狠狠推了她一下,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地。顿时,她嘴巴一瘪,大哭了起来。

    听到妹妹的哭声,大伯连忙跑过来,一把把妹妹抱了起来,问她:「怎麽了?干嘛哭了?」

    妹妹一手指向我,一边瞪着眼说:「我想看喜羊羊!」

    大伯也一脸为难地说:「哎,想想,你比妹妹大一岁,就不能让着妹妹一点吗?」

    又是这样!看着妹妹得逞的眼神,我不由两眼一酸,也跟着想哭出来了。

    「唉唉唉,你们两个别一起哭呀!」这下,大伯更为难了,抱着妹妹在客厅走来走去。眼看着妹妹又要哭出来了,大伯好像想到了什麽,对妹妹说:「这样,念念,大伯陪你玩!绝对比看喜羊羊有意思!」

    「不要!」

    「乖,听话!大伯保证,绝对有意思!这样,你听话,大伯给你糖吃! 」

    妹妹这才勉强点头同意。大伯把妹妹放到沙发上,去房间一顿翻找,出来后手裏拿着一个小瓶子,然后从小瓶子裏倒出来一粒小糖果,塞进妹妹嘴裏。一看就不好吃!

    「呜诶,不好吃!」
        
    我就知道!不过妹妹说是这麽说,进了嘴的东西就别想她再吐出来。大伯趁妹妹吃糖的时候,悄悄凑过来对我说:「想想啊,大伯帮你抢到电视了,你回去可别跟你爸妈乱说。就说你跟妹妹看了一周末电视,省的他们说我偏心。」

    我顿时心领神会,对大伯点点头,开心地去看电视去了。大伯则坐到妹妹身旁,妹妹问他:「大伯,我们玩什麽呀?」

    「我们呀,先来玩亲嘴游戏。」

    「怎麽玩呀?」

    「来,大伯教你。」

    说着,大伯把妹妹抱到了膝盖上,接着两个人的嘴就含在一起,发出「滋滋滋」的口水声。其实他们玩什麽我一点都不在意,还是电视好看。但他们毕竟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虽然我看电视看得很认真,但不小心总是难免偶尔会看见他们是怎麽玩的,这也是没办法的。

    他们用各种姿势玩了好久,甚至还把舌头互相伸进对方的嘴裏。我一集动画都快看完了,他们的嘴才分开。

    「好玩吗?」

    「嗯……」

    妹妹的脸有点红红,还有点喘气,看来亲嘴还挺累的,肯定不怎麽好玩。不过大伯却说:「大伯没骗你吧?接下来,我们来玩舔棒棒。」说着,大伯把妹妹放到地上,接着脱下了裤子。大伯小便的地方和我不一样,是一根好粗好粗的棍子。大伯让妹妹凑到棍子前,问道:「怎麽样?味道好闻吗?」

    「好闻……」

    「那你就像舔冰棒一样舔舔看吧!」

    明明是小便的地方,妹妹还说它好闻,真傻!而且我明明也略微有点闻到一点腥腥的味道,一点都不好闻!可妹妹真的就伸出舌头开始舔棍子了,还装出味道很好、舔得很入迷的样子。大伯则是一脸满意的样子,一边还在指挥妹妹:「对,对,就是这样。」「前面有个小缝的地方,把舌头伸进去一点。」「用手握住,这样更方便。」

    神奇的是,肉柱居然在慢慢变大!而且从垂向地面的,慢慢变成指向天花板。原本妹妹单手就差不多能握住肉柱,而且要跪在地上舔,现在已经用双手都握不住了,要站起来才能够到肉柱的顶端。而大伯还让妹妹不要光舔上面,要整根肉柱都舔到;手也要动起来,要上下撸肉柱……总之妹妹越来越忙碌,而大伯的表情也越来越畅快。

    看熊来了的时间总是过去的很快,电视上已经开始播放片尾曲了。一旁妹妹的游戏也已经变得十分激烈了。妹妹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在舔肉柱了,而是把肉柱含在嘴裏,快速地吞吐着,口水都顺着肉柱往下滴了,真恶心,也不知道她比兔子还小的嘴是怎麽把这麽粗的肉柱含进去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已经有点困了,想洗洗睡了,就对大伯说:「大伯,我想洗澡!」大伯面朝妹妹,双手按着她的头,头也不回地说道:「嗯,你去洗吧。」

    我抱着睡衣进了浴室,稀裏哗啦地洗完澡,出来时妹妹和大伯的游戏已经结束了。妹妹满脸都是白白的东西,嘴裏更多,却还在不停地用手把脸上的刮下来塞进嘴裏,好像很好吃的。我问大伯:「这个白白的是什麽呀?」大伯说:「这个呀,是大伯的牛奶。」我好奇地看着大伯的胸口,一点也不像妈妈那样有大奶奶呀?大伯发现我的目光对着他的胸口,不由失笑道:「看哪儿呢?大伯的牛奶不是从上面出来的,是从这根棒棒裏出来的。」说完,拿着肉棒又在妹妹脸上抹了抹,果然又从顶端冒出来了点牛奶。

    「好了好了,你去睡觉吧。」大伯说着朝我挥了挥手,「我给你妹妹洗澡去。」说完,抱起妹妹就往浴室裏走。我跟大伯说妹妹的睡衣在书包裏,大伯说知道了,就让我赶紧去睡觉。我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又有点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了好几趟。突然,我一时兴起,觉得叔叔和妹妹会不会又在浴室裏偷偷玩什麽游戏呢?于是偷偷爬起床,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门口,接着趴在地上,从透过门缝往裏看。

    透过地板瓷砖的反射,我看到了一团模糊的人影,应该就是大伯抱着妹妹。他们果然没在老实洗澡!模糊的人影上下摇晃着,浴室裏传来用巴掌往身上拍沐浴露的声音,妹妹的声音好像是捂住了嘴,模模糊糊的,倒是偶尔大伯会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叹声。大伯和妹妹就一直持续这些动作,虽然位置和姿势时不时会有些变化,但都是不停地晃来晃去,我很快就看腻了,偷偷地又回到了床上。这次,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没有人叫我起床,我难得睡了个大懒觉。揉着眼睛起床刷牙,路过大伯的卧室时,发现大伯也已经起来了,只不过还趴在床上,屁股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我仔细看了下,原来是妹妹躺在下面还在睡觉。而我也终于知道他们昨天在浴室裏玩的是什麽了。大伯的肉柱此时正在妹妹小便的地方一进一出,妹妹的肚子也随着肉柱的进出一鼓一鼓的,很有意思。再一看,妹妹的肚子明显大了好多,再一看,妹妹全身都沾满了牛奶,看来昨晚叔叔给了妹妹不少牛奶喝啊。

    不过这和我没什麽关系,我肚子饿了。我大声问大伯:「大伯!早饭吃什麽呀?」大伯好像被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回答道:「冰箱裏有蛋糕和橙汁,大伯特意给你们俩买的!」

    蛋糕!我立马沖进洗手间,飞快地刷完牙洗完脸,接着立刻跑向冰箱。冰箱裏果然有四个小蛋糕!

    「哇!谢谢大伯!」

    我开心地端着一个小蛋糕,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开心地吃了起来。等我都快吃完了,大伯才抱着妹妹姗姗来迟。大伯自己的早餐是面包,妹妹和我一样吃蛋糕,只不过是大伯把蛋糕抹在肉柱上餵给她吃的,然后还要加上大伯的牛奶。

    吃完早饭,我就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看昨晚熊来了的重播。大伯和妹妹也在一旁继续玩。妹妹这次没有捂着嘴,不停地「嗯嗯啊啊」,吵死了!我不由生气地朝着妹妹吼了一声「安静点!」她却根本不理我!还是大伯好,跟我说,让我把电视声调大点,反正他房子隔音好,不怕吵到邻居。我恨恨地把电视的声音调到了最大,完全盖过了妹妹的声音,大伯也只好苦笑。

    大伯又餵了妹妹两次牛奶,时间也已经到了中午。我问大伯,中午吃什麽呀?大伯只是笑笑,说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然后就把好像已经累瘫了的妹妹挂在沙发靠背上,继续让肉柱在妹妹的肚子裏进出。我猜不出大伯葫芦裏卖的是什麽药,也只好继续看电视。过了一会儿,门铃突然响了,大伯和妹妹玩得正激烈,就让我去开门。我噔噔噔地跑去打开大门,出现在大门后的,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叔叔,手裏拎着的是……

    「肯德基!」

    我高兴得大叫一声,期待地看着面前高大的叔叔,叔叔笑着说:「你就是想想吧?真可爱!你大伯呢?」我两眼盯着肯德基,手往客厅一指。大伯一边抱着妹妹上下颠,一边对门口的叔叔说道:「胖娃?!还是你积极性高啊!快进来快进来,东西放餐厅就好!」胖叔叔笑呵呵地走进房,我赶忙把门关上,然后就跑进餐厅去看肯德基了 。胖叔叔把两袋肯德基放在餐桌上就回客厅了,我连忙去看。哇!整整六个全家桶!看见我猴急的样子,大伯笑着对我说:「想想你先吃吧!等下还有几个叔叔要来,记得给他们开门就好!」我匆匆应了一句,就赶忙抓起鸡块,坐到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起来。

    胖叔叔走到大伯旁边,啧啧讚道:「你家基因可真优秀,这小女孩……我这dv算没白带,我非要2k60帧把sd卡都录满不可!」一边说一边从身上的背包裏掏出机器和架子,对準妹妹的位置摆弄了一番,然后脱了裤子就向妹妹走去:「好了好了,开始录了。快快快,赶紧让我爽爽!」

    大伯大方地把怀裏的妹妹递给胖叔叔,胖叔叔接过妹妹,对準自己那根直指屋顶的粗大肉柱缓缓放下,一边放,一边感叹道:「嘶……呼,真爽,小女孩的穴,就是嫩,就是紧!」放了一半,停下了:「就是太短,这我还没进去三分之一呢,就到底了!」

    大伯笑了笑:「怎麽就到底了,你继续插!」说完双手压住妹妹的肩,就用力往下按。

    「诶诶诶!这都顶到子宫了,你怎麽还……诶?哦?!唔、唔……哗!」妹妹的身体突然猛地向下又下落了一截,胖叔叔也浑身猛地一震,打了个哆嗦,接着长出了一口气:「哇……这麽小的小女孩你都玩开宫……太爽了!」这时妹妹好像叫了声什麽,正好被电视声音盖过去了大我没听清,但抱着妹妹的胖叔叔却仿佛精神一振,猛地把肉柱从妹妹肚子裏拔出来大半,接着顺势又是狠狠一顶,完全插了进去。

    胖叔叔的肉柱在妹妹的身体内飞快地进进出出,大伯则扶着妹妹的上半身,让她整个人仰面横在半空中,接着抬起她的头,把肉柱也塞进她的嘴裏了。妹妹一上一下同时跟两根肉柱玩,激动得跟癫痫了似的浑身乱抖、手舞足蹈,也不知道这种游戏有什麽好玩的。我倒是看着妹妹身体上被肉柱顶起的凸起,好奇两根肉柱会不会在妹妹的身子裏撞在一起,不过看起来它们的长度还差一点,应该还不至于,否则就听胖叔叔和大伯撞在妹妹身上清脆的响声,它们要撞在一起估计会很疼。

    ……

    「女仆装、护士装、兔女郎装……七八套,够我们玩一天了!」

    「鸟哥牛逼!童装尺寸的这类衣服还是要家裏有门道才能搞到手啊!」

    ……

    「明天晚上就得把她送回家是吧?那这时间可得抓紧了,我把药带来了,咱们三班倒,爽个痛快!」

    「虎哥的药还是猛啊,别把这小妞儿干死了!」

    ……

    「明哥,你带的这些玩具也太猛了吧?真打算用在这小孩身上?」

    「没事儿!用!小孩子适应性很强的。」

    ……

    在我吃肯德基的时候,又来了几个叔叔。他们都很亲切,跟我打完招呼就立刻去找大伯了。

    鸟叔叔带了一背包衣服,大多数我都不认识,比如他说的「女仆装」、「兔女郎装」之类的,而即便是我认识的,比如护士阿姨穿的衣服,也跟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妹妹立刻就被换上了一套叫做「旗袍」的红色衣服和穿到大腿上的白色丝袜,然后被鸟叔叔和胖叔叔一前一后夹在中间,两根肉柱在妹妹小便和大便的洞洞裏飞快地进进出出,妹妹也开心地乱叫。

    两个叔叔正玩得开心的时候,虎叔叔来了,他给了鸟叔叔和胖叔叔每人一片白色的药片,两个叔叔很高兴地吃下去后继续陪妹妹玩。吃了药片的叔叔们的动作好像更激烈了,肉柱好像也隐隐变得更粗了,不过他们玩得实在太久了,以至于虎叔叔一直在旁边干等得着急,就让鸟叔叔抱着妹妹坐到沙发上,这样他就能让妹妹吃他的肉柱玩了。

    我都已经吃完午饭了,鸟叔叔和胖叔叔才从妹妹的身上离开。他们在妹妹下面的两个洞洞裏餵了好多好多牛奶,但妹妹却把两个洞洞都张得大大的,不肯乖乖喝进去,流了好多到沙发上,脏死了。虎叔叔可能也看不过去了,就用肉柱堵住妹妹小便的洞洞,让它不要继续往外流。

    大伯和两个叔叔边吃肯德基边聊天的时候,明叔叔来了。明叔叔带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玩具,有的是跟叔叔们的肉柱形状类似的塑料棒,有的是小小的粉色小球,还有用金属球穿成一串像鞭子一样的东西,总之都是稀奇古怪的装了一背包。明叔叔说这些都是带来给妹妹玩的,真是偏心!就只给妹妹带玩具!我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大伯骗了,说是帮我抢电视,其实就是想跟妹妹玩!

    我有点生气地看着明叔叔也去陪妹妹玩了。他把他带来的那些玩具都拿出来给妹妹玩了,「嗡嗡」直响的粉红色小球被贴在了妹妹的胸口和小便的洞洞前面,塑料棒和金属球鞭子都塞进了妹妹大便的洞洞裏,虎叔叔还时不时抓着它们抽插几下。明叔叔自己则是用肉柱堵住了妹妹的嘴,妹妹好像架大桥一样和他们玩在一起,十分开心地叫得眼泪鼻涕一通乱流,眼睛还像翻白眼一样看着面前的明叔叔,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但明叔叔好像并不这麽觉得,反倒是吃下虎叔叔的药片后把腰一前一后地挺得更快了。

    更让我生气的是,叔叔大伯们一吃完饭,还没休息几下,二话不说就又去跟妹妹玩了!他们给妹妹换上了一套到处都是荷叶边的黑色「女仆装」,三根肉柱立刻填满了妹妹上下三个洞不说,剩下的两个叔叔们还把肉柱放在妹妹的手裏,明明她自己根本握不住那麽大的肉柱,手也根本早就没力气了,叔叔们还特意帮忙握着她的手上下捋着肉柱。我实在气不过,电视也不看了,跑过去大叫道:「为什麽你们都陪妹妹玩,不来跟我玩!」

    叔叔大伯们显然吓了一跳。不过胖叔叔人倒是很好,马上就说:「行啊行啊,你也……」反倒是大伯,马上推了他一下,小声嘀咕了几句什麽「只有一片」之类的,然后假惺惺地笑着对我说:「想想啊,大伯们跟妹妹玩的过家家,小朋友只能有一个。你看你还是继续去看电视,好不好啊?」

    果然,大伯也偏心!我就知道,大伯就是喜欢妹妹!我的眼角顿时开始发酸,泪珠也开始在眼眶裏打起了转,嘴角向下一撇,不由得就想放声大哭起来。鸟叔叔看我这个样子,急忙开口说道:「这样!这样!小朋友的角色是已经你妹妹的了,那叔叔们就给你专门添一个角色,好不好呀?」

    「什麽角色呀?」

    「计数员!」鸟叔叔边说,边从放在一旁的裤子口袋裏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递给我。「看到上面的按钮了吗?你按几下。」

    手机屏幕中央是一个大大的「0」,下面还有一个按钮。我按了几下按钮,上面的数字就跟着变成了「1」、「2」、「3」……

    「真棒,就是这样!现在你看,叔叔们用棒棒在你妹妹的肚子裏像这样进出一次」说着鸟叔叔挺了一下腰,「你就按一次按钮,最后看看是哪一个叔叔进出的次数最多,好不好呀?」

    「这有什麽好玩的……」我还是不满意。鸟叔叔却说,反正先试一试,不好玩的话就换别的玩,我这才勉强答应。

    出乎我意料的是,当计数员意外的好玩。第一个被计数的是提出这个游戏的鸟叔叔。他站着身子,把妹妹像抱娃娃一样抱在怀裏,而我就坐在沙发上,眼睛死死盯着他的肉柱插进妹妹身体的地方,认真地跟着他进出的节奏按着按钮。鸟叔叔挺腰的速度并不固定,时快时慢,时深时浅,我好几次都差点按错,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终于,鸟叔叔最后狠狠地插了几下之后,给妹妹餵了牛奶,将肉柱拔了出来,我看了看手机:「683次!」叔叔们一片讚叹,鸟叔叔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马上就把妹妹交给了下一个人。

    就这样,我给大伯和每个叔叔都计了一次数。叔叔们抽插的时候都各有特点,比如胖叔叔抽插得就特别快,不但让我眼睛都快跟不上,而且「啪啪啪」的撞击声也几乎连在了一起,为了跟上他的速度,我的手指都快戳烂了;相比之下,大伯就要温柔得多了,每次都要先把肉柱几乎完全拔出来再一口气捅到底,肚子撞在妹妹的屁股上发出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数起来方便多了。

    最后计算的结果,第一名是虎叔叔,836次;抽插得最快的胖叔叔成了最后一名,才544次。叔叔们顿时哄堂大笑,说胖叔叔是什麽「快枪手」。胖叔叔很不服气,叫着要再来一次。而鸟叔叔又想出了新花样:「再这样一个个数也太没意思了。想想,这次你同时帮两个叔叔计数,可不可以呀?」

    「可以!」

    说着鸟叔叔让大伯也拿出手机,打开计数软件给我。这次我要左右手同时计数,这可太有挑战性啦!不过开始之前,叔叔们又要帮妹妹换衣服。叔叔们笨手笨脚的样子实在让我看不下去,所以我就让叔叔们让开,把衣服给我,我来帮妹妹换衣服。因为平时在家裏都是我帮妹妹早上起床的时候穿的衣服,而妹妹此时也像没睡醒一样浑身软趴趴的,所以我很熟练的就把她身上的「女仆装」脱了下来,换上了新的「兔女郎装」。顺便在换衣服前,我看妹妹的脸上到处都是眼泪鼻涕口水,脏兮兮的,还特地跑去卫生间拿毛巾给她擦了干凈。叔叔们纷纷夸我懂事。

    换好衣服后,「比赛」开始了。先上场的是明叔叔和要一雪前耻的胖叔叔。两根肉柱一前一后地插进了妹妹大腿间的两个洞洞,开始进进出出了起来。比起单独给一根肉柱计数,同时给两根肉柱计数的难度上升了不止一点点。两只手要分别以不同的速度按按钮就不说了,最困难的是看清楚肉柱的动作。两根肉柱有时一进一出,有时又同进同出,简直看得我眼花缭乱,全神贯注之下几乎都要把眼睛贴到肉柱上了。偏偏刚刚有点老实的妹妹现在又开始闹了,两只脚晃来晃去的,还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干扰我计数。

    不过好歹,最后我还是勉勉强强完成了计数。明叔叔711次,胖叔叔可能是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动作没那麽快了,可惜也才623次。接下来上场的虎叔叔和鸟叔叔分别达到了791次和683次,胖叔叔再次荣获倒数第一……我十分同情地看着胖叔叔,几个叔叔同样以同情的目光看向了他。胖叔叔顿时憋红了脸,怒吼一声,泄愤一般抓起妹妹,肉柱狠狠地捅进妹妹的嘴裏,拼命地抽插起来。不过十分遗憾的是,即便没有计数我也大概能看出来,这次胖叔叔的次数也并不多……

    玩闹了很久,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大伯提议一起去吃海鲜,大家一致同意。因为玩得很疯所有人都已经浑身大汗了,所以出门前大家轮流沖了个澡,只有妹妹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不肯动,偏偏她身上都是没喝进肚子裏的牛奶,都已经发臭了。没办法,只好所有人一起上阵,把她拖进浴室,用搓澡布狠狠的搓干凈了她的全身上下。好不容易把妹妹收拾干凈,该出门了,妹妹还是像被抽掉了骨头似的一动不肯动,大伯就决定干脆背着她去饭店得了。我一看,凭什麽妹妹就不用自己走路,于是大喊:「不公平不公平!我也要背!」叔叔们没办法,只好让刚刚最后一名的胖叔叔背着我出门了。我抱着胖叔叔的脑袋,一路上得意的唱着歌儿,叔叔们纷纷夸我唱得好听。

    到了饭店,我们进了一个包间,大伯把妹妹放在椅子上就一起去点菜了。过了一会儿,丰盛的菜肴一道道端了上来,有鱼呀虾呀贝壳什麽的,最后甚至还有一只大乌龟煮的汤!我吃得不亦乐乎,妹妹却还是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叔叔们只好轮流像餵小婴儿一样,用嘴把食物嚼好了再嘴对嘴地餵给妹妹,吃起来非常慢,等到我早就吃完了,已经无聊得玩大伯的手机玩了好久了,妹妹才算刚刚吃完。大伯叔叔们一个个地给妹妹餵了餐后牛奶后,就和叔叔们又背着我和妹妹回家了。

    吃饱喝足了的叔叔们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和妹妹又玩了起来。妹妹换上了一套有点奇怪的护士衣服,被胖叔叔从后面抱着,用肉柱捅进拉大便的洞洞裏,一起坐在沙发上;虎叔叔站在妹妹的前面,把妹妹的右腿抱在怀裏,肉柱在妹妹小便的洞洞裏飞快地进进出出;妹妹的左腿则被大伯抓着,从上到下地摩擦着大伯的肉柱;妹妹的双手分别摸着明叔叔和鸟叔叔的肉柱,两个叔叔还轮流把肉柱塞进妹妹的嘴裏。

    大概是因为中午没有睡觉而且下午玩得太兴奋了,叔叔们撞击妹妹发出的规律的「啪啪啪」的声音仿佛催眠一般,在一旁看电视的我的眼皮越来越沈,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没过多久我就坚持不住了,跟大伯说了一声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听着客厅隐约传来的「啪啪啪」的声音,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睡了一个好觉的我在太阳的照耀下醒了过来。一醒来,耳边传来的就是跟昨天晚上睡觉前几乎没什麽变化的「啪啪啪」的声音。我走到客厅一看,妹妹果然还在和叔叔们玩。妹妹穿在身上的已经是一套很像游泳衣的蓝色衣服,只不过腿上还穿着黑白相间的条纹长袜。胖叔叔和大伯正用肉柱把妹妹顶在半空中,其他的叔叔则坐在旁边休息的样子。看样子,他们该不会玩了一晚上吧?真好,每次我想玩迟一点妈妈就会赶我去睡觉,妹妹居然可以和叔叔们从晚一直玩到早。

    除了妹妹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叔叔们一点也看不出是玩了一晚上的样子,生龙活虎地轮流用肉柱在妹妹的身体裏进进出出。叔叔们和妹妹的游戏最后一直玩到了午饭时间。当虎叔叔最后一次给妹妹餵完牛奶后,所有人终于心满意足的宣布游戏结束。背着我和已经睡着了的妹妹,大家一起到附近的饭店享受了丰盛的午餐后,叔叔们就各自回家了,大伯也一边背着妹妹一边牵着我的手回家了。

    陪妹妹玩了一整天的大伯大概是真的累了,回到家后就抱着妹妹回房间睡觉去了。我则是一边看电视一边玩大伯的手机,打发着爸爸来接我们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到了傍晚,快到爸爸约好来接我们的时间了,大伯才带着妹妹起了床。睡了大半个白天的妹妹总算能自己走路了,但整个人看起来却恍恍惚惚的。

    没过多久,爸爸就开车来接我和妹妹回家了。爸爸问大伯:「这俩熊孩子没给你添乱吧?」

    大伯笑着摸了摸我和妹妹的头:「没有没有。有这两个开心果,我还是第一次过这麽有意思的周末呢。」

    坐在爸爸的车上,妹妹靠在我的肩上,还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突然妹妹拉了拉我的衣袖,把嘴凑到我的耳边说道:

    「姐姐,大伯走之前让我问你,下次想和更多叔叔玩吗?」